http://www.magicbeanapp.com

涨价后共享充电宝离成功还有多远?

  王思聪立下“共享充电宝能成我吃翔”的Flag,俞敏洪说共享充电宝“做不起来”。

  在手机续航会更强、共享充电宝是伪需求的认知里,人们纷纷嘲笑入局共享充电宝就像49年加入国军。

  然而,当资本潮退,ofo上千万用户排队退押金时,共享充电宝却能一路坚挺不倒。

  使用费从每小时1-2元涨到每小时3-4元,个别流量大的场景甚至涨到每小时8元。

  小电创始人兼CEO唐永波曾公开表示,小电在扩张最快的时期,曾经在一个月里铺了7万到10万台左右的设备,一口气开进20个城市。

  不止共享充电宝,像滴滴网约车、摩拜共享单车、美团外卖这些,都是靠前期的疯狂砸钱,跑马圈地抢占市场,靠价格优惠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,教育市场。

  等到市场格局基本稳定,用户消费习惯已经养成,企业才开始考虑盈利的问题,而一般就是“涨价”,补贴减少。

  目前,作为共享充电宝的头部企业“三电一兽”(街电、来电、小电、怪兽)已相继宣布实现盈亏平衡和开始赢利。

  街电CEO万里称,2018年下半年,共享充电宝经过市场验证实现规模营收,“几家头部企业陆续实现了赢利。”

  截止2019年上半年,街电累计用户量已达1.07亿,成为为共享充电宝行业累计用户量首个突破亿级别平台。

  上亿的用户和头部企业的相继盈利,说明市场教育已经完成,共享充电宝找到了一条相对成功的商业化路径。

  某内部人士表示,共享充电宝已从早期莽荒年代,发展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,行业清晰之后,怎么赚钱自然被摆上了台面。

  针对目前市场的涨价情况,街电CEO万里表示:“产品租借的价格与实际市场需求和商家经营情况相关。街电并非是全部机器都涨价,主要考虑当地的消费水平,目前仍有机器保持1元/小时。”

  比如,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,在某医院看到的是4元/30分钟,而在马路对面的商场却可能是2元/小时。

  来电科技CMO任牧表示:“整个行业有一个规律,共享充电宝1小时的定价,一般不会超过在这个场景内或离开场景后,可以很方便获取一瓶矿泉水的价格。”

  他认为共享充电宝按照具体场景定价,它可以依据场景的特性发挥自己的营收能力。

  从“蹭风口”到“做生意”,涨价的共享充电宝正式告别野蛮生长的时代,开始回归商业本质。

  以最高的8元/小时来算,充电7小时就能购买一个价值49元的5000mAh小米充电宝;充电8小时就能购买一个价值59元的10000mAh红米充电宝。

  然而即便这样,消费者仍然大概率,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。前脚骂涨价,后脚说不定就用上共享充电宝了。

  《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春季报告》显示,中国人均日花近6小时玩手机。不少人出门,可以忘记钱包但绝不能忘记手机,不带手机出门就像丢了魂一样,浑身不自在。

  发布会上各家手机公司都会强调新品续航的提升,比如最近的iPhone 11发布会,苹果吹嘘iPhone11续航比iPhoneXR多了1小时,iPhone11Pro增加了4小时。小米9上市后,经“外媒实测”续航比小米8多5小时。

  调查数据显示,每天为智能手机充电一次的用户占39.4%。每天充电2-3次的占比41.6%,每天充电3次以上的为12.8%

  更不要说,现实生活中,很多人还有50%的电量,就开始出现的“续航焦虑症”。

  智能手机一直在努力干掉用户钱包和钥匙,取代银行卡、取代公交卡、取代身份证、取代钥匙,既然钱包钥匙都不愿意带,谁愿意带个沉甸甸的充电宝呢?

  外卖、跑腿、扫地机器人、洗碗机、电动牙刷……这些我们越来越熟悉、越来越离不开的关键词,无一不在揭示:这是一个“懒人”时代。

  懒是真正的第一生产力。世界上第一台电脑的发明者约翰·阿塔那索夫都说:“我太懒了,不喜欢运算,所以就发明了电脑”。

  是愿意在商场里使用4元/小时的共享充电宝,还是愿意为少花2元钱跑马路对面的小餐馆里充电?

  由于使用场景的不同,共享充电宝和移动电源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服务/商品,根据后者的定价判断前者是否具有性价比并不客观。

  事实上,对整个移动电源行业而言,共享充电宝纵然打得热闹,但影响仍然极为有限。

  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移动电源市场规模为328亿元,同比增长19%。

  2018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规模虽然同比增长71.4%,但仅为1.5亿元,至2020年才达到3.3亿元。

  由于体量上的较大差距,共享充电宝还并未像共享单车那样对整个行业形成“裹挟”。

  移动电源行业里的头部玩家如品胜、紫米(小米移动电源生产商)等,充电宝销量也并没有因为共享充电宝而出现削减。资料显示,截止到2019年1月,紫米生产的小米移动电源销量突破1亿大关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紫米还投资了怪兽充电。2017年4月,顺为资本、小米科技、紫米科技、清流资本和高瓴资本参与了“怪兽充电”天使轮融资。这笔融资也意味着紫米正式入局共享充电宝市场。怪兽团队获得了紫米提供的技术和研发支持,在供应链和制造环节,紫米也注入了丰富的资源。

  而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另一个主要玩家街电,本身就是海翼股份孵化的创业项目,后者是移动电源和手机配件厂商Anker的母公司。街电早期对外的名称一度为“Anker街电”。

 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在7月15日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显示,在共享充电市场份额中,街电占比28.6%,小电占比27.0%,怪兽充电占比25.1%,来电占比15.6%。

  而这个看似势均力敌的格局正在迎来新的变化,8月27日,就在美团发布Q2财报3天后,美团被曝出重启共享充电宝项目的消息。

  这不是美团第一次入局,早在2017年8月,美团就曾证实共享充电宝业务正在推行,但两个月后敲起了退堂鼓。

  这一次美团卷土重来,恰好赶上了行业收割期。对于所有共享充电宝玩家来说都是一个巨大挑战。

  在今年美团2季度财报后的电话会上,王兴曾透露,美团到店服务涵盖的月活跃商家大概在200万,而“三电一兽”目前公布的点位加起来也不到200万。

  不过,任牧认为,美团进来对整个行业是一件好事。“一方面可以倒逼行业原有玩家进步,另一方面,可以拓展共享充电宝的想象空间和市场可能性。”

  今年3月份,蚂蚁金服被曝曾撮合街电和小电合并,以此整合资源,实现更好的市场占有率。而小电背后的投资人中,赫然就有腾讯资本。

  美团转投腾讯怀抱已久,此番卷土重来,极有可能刺激阿里系入局,届时双方的战火也将蔓延到共享充电宝领域。

  2018年3月,小电科技宣布完成B+轮融资,此后整个行业陷入了整整一年时间没有任何融资的阶段。

  随着美团入局,加上盈利、涨价所带来的的全民侧目,共享充电宝极有可能迎来资本市场二次关注。

  用户数不断攀升,赚钱造血能力越来越强,并在某种程度上提振了公众对共享经济的信心。

  盈动资本项建标认为:“共享充电宝是一个能赚到钱、蛮健康的产品,虽然刚介入的市场不大,不过未来还有很多可能性,市场还远没有饱和。”

  随着5G的加速落地,手机的耗电率将是4G的2.5倍,共享充电宝的需求将会被更加激发,这是共享充电宝企业看得着的机会。

  这个分两方面,一个是公共场地渗透率仍待提升,一个是下沉市场面临较多空白。

  iiMedia Research(艾媒咨询)数据显示,2019上半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公共场所进驻渗透率为31.3%,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

  市场下沉方面,目前共享充电宝铺设的点位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三四五线城市抢占点位的竞争才刚开始。

  目前除了收取租金外,共享充电宝其他有效的变现渠道较为单一。广告、数据变现、精准营销等虽然大多还在试验状态,但用户总数高达数亿,想象空间巨大。

  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到3.05亿人,2020年用户规模将增长至4.08亿。

  目前的商业模式是经过验证的,上调价格也确实能够增加共享充电宝企业的收入。

  但如果涨价过猛,或者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跟不上,这无异于饮鸩止渴。毕竟充电宝的价格在那儿摆着,二三十块钱就能买个像样的。

  但随着发展,向商家缴入场费或者直接和商家分成,成为了共享充电宝平台争夺优质商家的通用做法。

  数据也显示,2019上半年,商家与共享充电宝品牌合作的主要原因,就是获得共享充电宝利润的分成和与同行竞争者保持一致。

  如果充电技术取得突破性进步,比如石墨烯电池的商用以及无线充电的成熟,对共享充电宝的打击无异是毁灭性的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